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王与冒险者】(08)【作者:忧伤克劳德】
【魔王与冒险者】(08)【作者:忧伤克劳德】
字数:10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8:共姬会之影(上)(BADEND)

  兰德死亡34小时后,垃圾镇,基利安旅馆

  「炽炎骑士团」的副团长塞西莉亚此刻已经换回了原先的剑士服,和骑士团的其他成员们在大厅中集合队伍。虽然对于昨晚「失踪」了一夜的副团长之前的去向很好奇,但少女们最终还是没有胆量向她询问。

  就在这时,夏洛特从楼梯上款款地走了下来。见塞西莉亚等人马上就要离开的样子,便赶忙问道:「你们已经准备好北上去觐见大皇子卡尔殿下了吗?」
  塞西莉亚的答复是:

                ①是

                ②否

  选择①的情形:「是的,弥赛拉现在依旧在库拉弥受难,我们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去找大皇子寻求帮助。」说到这里,塞西莉亚停顿了一下,面有难色:「那个,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我的部下里有一名叫做罗云娜的见习骑士,她并不在被你救出来的女孩中间。我曾经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佣兵们抓走,却没能救出她。如果方便的话……」

  「交给我吧!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带她离开这片森林的。」夏洛特信誓旦旦地做出了承诺。

  「谢谢你,夏洛特。」在少女们惊讶的目光中,塞西莉亚紧紧地抱住了夏洛特,然后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我会救出弥赛拉,你也一定会救出那位公主的。」
  说完,她便决绝地带着少女们离开了旅馆,留下依旧愣在原地的夏洛特。
  「主人,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哦。」此时,小玉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用有些吃醋的语气说道。

  「可以吗……」还没说完,夏洛特就发现小玉的眉头皱了起来,连忙改口:「可是你昨晚不是说不反对我和学姐——」

  「笨蛋!闭嘴!主人这个负心汉!」不等夏洛特说完,小玉立刻开始用小拳拳锤他胸口。

  「不幸啊——」这是克丽丝一行人踏进旅馆前听到的夏洛特的悲鸣……
  四天之后,深夜,「炽炎骑士团」营地

  离开垃圾镇已经四天了,塞西莉亚和她麾下的女骑士们正在路边扎营休息,准备第二天继续赶路。

  回想着夏洛特之前给自己提出的每一条计策,规划明天的行军路线,计算剩余的路程所需的时间……在大多数部下们都已经休息的此刻,塞西莉亚依旧在自己的帐篷里忙碌着。忽然,她感受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敌意。长期的军旅生涯培养出的本能促使她立刻拿起身旁的佩剑,走出自己的帐篷,打算确认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她刚刚走出营帐,立刻就发现原本负责放哨的几名女骑士已经瘫倒在地,显然是受到了袭击。就在她想要向部下们发出警告时,突然,一阵喊杀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接着,大批手举火把,身穿红色盔甲的女骑士们从各个方向现身,将「炽炎骑士团」的营地团团包围。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攻击我们『炽炎骑士团』!」塞西莉亚果断地拔出细剑,一边向敌方喊话,一边观察着她们,试图弄清对方的身份。

  「我们是卡特琳娜女公爵大人麾下的『烈焰蔷薇骑士团』,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吧!」一名身着红色盔甲,左手持盾,右手执剑的女将军应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塞西莉亚一眼就认出,来者正是「烈焰蔷薇骑士团」
  的大团长——露克蕾西娅。

  「无论是卡特琳娜大人,还是大团长阁下,都与我们『炽炎骑士团』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塞西莉亚立即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露克蕾西娅身上,而「炽炎骑士团」的女骑士们在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也纷纷走出了自己的帐篷。
  己方只有十几人,而对面粗略估计也至少有200人,人数上的劣势使得塞西莉亚打算擒贼先擒王。

  「无论是弥赛拉,还是你们『炽炎骑士团』,眼下都是帝国的叛徒。本公爵身为皇帝陛下的臣子,自当为陛下分忧,捉拿你们。」这时,一名身着华贵的白色连衣裙的贵妇人在一名穿着红蓝相间的法袍的女法师的陪伴下,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塞西莉亚同样认识她们,那是帝国南部的康诺特公爵领的女公爵卡特琳娜和她的宫廷魔法师达芬奇。传闻中,达芬奇是一名实力强劲的大魔导师,看来这一回,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嘛,你们都是一些很可爱的女孩子呢,我可舍不得把你们交给那些臭男人哦。」从第三个方向上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塞西莉亚循声望去,发现最后出场的是一名有着紫罗兰色长发,身穿黑色长裙的女性。根据自己的记忆,她是「黑天鹅商会」的会长——梅尔特,是女公爵的经济支柱,同时也是夏洛特的堂姐。
  梅尔特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身边也只有几名普通的女骑士在护卫着她,看起来应该是在场的几位女性首领中最容易对付的了。而且,有传闻称,梅尔特才是康诺特的真正主宰。只要把她抓为人质,应该就有脱困的希望吧。想到这里,塞西莉亚向身旁的卡拉和雪涟各自使了一个眼色,二人也纷纷会意地点了点头。下一秒,「炽炎骑士团」的三名女首领同时向梅尔特的方向冲了过去,却发现她的眼中满是嘲讽的神色。塞西莉亚顿时感觉到不妙,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判断错误了。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朝着塞西莉亚扑面而来,令她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一切,如主上所愿——」一个少女的声音从塞西莉亚身侧传来,顿时令她大惊失色。她转头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那里赫然出现了一名全身裹在斗篷之中的少女。随着兜帽缓缓落下,斗篷内的少女露出了她那黝黑的皮肤和明亮的大眼睛。少女用饱含爱意的眼神看向塞西莉亚:「将伤痛,将苦痛,将甜美,全数赠予你吧!」说完,她便伸出双手捧住塞西莉亚的脸颊,然后深深地吻了上去。塞西莉亚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女吻住自己的嘴唇,感受侵入自己的口腔中的少女的舌头,还有从少女口中渡来的液体。这种液体有一股醉人的甜味,让塞西莉亚感觉自己的体力正在远离自己的身躯。「她是『刺客兄弟会』的刺客大师克劳迪娅……」这是塞西莉亚陷入沉睡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雪涟也在第一时间向梅尔特的方向跑过去,试图将她擒拿。就在这时,大魔导师达芬奇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嗯?要我动真格吗?好吧,这个要求我接下了。」似乎是女公爵向她下达了什么命令,大法师打算亲自出手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雪涟不得不转身应付这个强大的敌人,来给同伴争取时间。

  只见达芬奇将法杖随意地竖在地上:「我的睿智,我的万能,将凌驾于一切智慧之上!」伴随着她自恋的发言,达芬奇缓缓抬起自己的左手,一团黑雾从掌心浮现,化作一大团触手向雪涟袭去。雪涟掏出咒符,想要抵抗触手的攻击,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张口,自己的声道都无法发出声音。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触手缠绕上自己的身体,隔着衣服玩弄自己的身躯。过了一会儿,一些触手伸进了女道士的衣服里,缠绕上她的胸部;另一些触手则开始下移,试图侵犯她的秘密花园。就在这时,雪涟惊恐地发现:自己体内被道术暂时压制住的宫虫在触手的刺激之下又开始了活动,不断地从内部刺激着自己的子宫。在触手和宫虫的内外夹攻之下,很快,雪涟就被送上一波高潮。看着双眼翻白,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着的雪涟,达芬奇得意地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已经不行了吗?明明还有其他玩具想要试试的说。」

  ……

  另一边,野蛮人女战士卡拉终于击倒了几名护卫,冲到了梅尔特面前。她向梅尔特伸出手掌,想要一把抓住眼前这名娇小的女子,却发现对方一个转身便让自己扑了个空。

  「啊啦,好可怕,好可怕。(棒读)」梅尔特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可是脸上全然没有害怕的样子。接着,她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差不多该结束这场闹剧了。唔呵呵,啊哈哈~ 这便是我的舞步!」梅尔特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卡拉身旁穿梭,就好像是在跳舞一般躲开卡拉的攻击,同时用自己那双高跟鞋的锋利鞋跟进行还击。每一次转身,梅尔特都会用自己的高跟鞋在卡拉身上划出一道细小的伤口;终于,一曲舞毕,梅尔特抬起右脚狠狠地踢在卡拉的小腹上,将她击飞了数米之远,然后缓缓地向她施了一个优雅的屈膝礼,就好像结束了自己的舞蹈表演一样。

  卡拉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原本引以为傲的力量不见了。她只能趴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梅尔特一步步向自己缓缓走来。

  「这样就结束了?真让我失望呢。」只是,梅尔特的眼睛里,分明充满了期待的神情,就像是收到礼物的孩子一样。

  「我,我还可以继续战斗……」卡拉再次试图爬起来,却发现连把自己的头抬起来都很困难,最终只能任由黑暗吞没了她的意识……

  一个月后,康诺特公爵领,阿斯卡特拉城,公爵邸。

  康诺特公爵领位于帝国南部,与红鹿大公国的西侧领土接壤。阿斯卡特拉城是公爵领的首府,拥有着大陆上的第七大港口。作为边洲和帝国之间的贸易节点,加上当地丰富的资源和民众高超的商业技巧,康诺特成为了帝国南方的一个商业中心。

  康诺特的社会风尚是金钱至上,在当地人的观念之中,财富是衡量一个人社会地位的唯一标准。他们崇尚奢靡的生活,大量的财富被用在华丽的服装以及各类珠宝首饰上。他们经常向各个教会捐款,但往往并非出于对神祇的虔诚信仰,而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财富。康诺特的绝大多数居民是人类,但诸如半身人之类的擅长贸易的其他种族的商人也在康诺特的市场上随处可见。和帝国的其他地区不同,康诺特是少有的禁止奴隶贸易的地区,至少是明面上杜绝了奴隶贸易。像兽
  人之类的在人类社会中常常备受歧视的种族也可以在康诺特以二等公民的身份长
  期生活下去,不用担心奴隶贩子的威胁。

  康诺特并不强迫民众信仰某一特定的神祇,因此各位女神的教会都在康诺特「和谐」地并存着。不过,出于对金钱的狂热追求,公爵领内部势力最大的教会毫无疑问是财富女神——渥金的教会。无论是阿斯卡特拉城中心以女神之名命名
  的渥金广场——这座帝国南方最大的商品市场;还是港口旁耸立着的足有一座城
  镇大小的财富女神的神殿,都彰显了这位女神在康诺特的非凡影响力。
  出身于雄鹿家族旁支的卡特琳娜是康诺特的现任统治者,她从自己英年早逝的父亲手中继承了公爵的头衔。继位之初,公爵领内部有不少长辈试图趁卡特琳娜威望不足时火中取栗,却最终被她一一击败。虽是女儿身,但凭借自己的政治手腕和背靠本家的红鹿大公国支援,卡特琳娜很快就巩固了自己的统治。

  「女法师集会所」是大陆上的一个由女性法师组成的组织,其成员大多是本领高强的女法师,并且和各地的统治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们在钻研魔法知识的同时,也会出任贵族的顾问一职,希望能借此增强法师的政治影响力。
  集会所派驻在康诺特的女法师达芬奇据说是卡特琳娜的幼驯染,她不仅仅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大魔导师,同时也像她的同僚一样以宫廷法师的身份作为卡特琳娜的顾问,支持她的统治。

  「烈焰蔷薇骑士团」是一支由信仰晨曦女神——罗珊妲的圣骑士和牧师组建的骑士团。上古时代的「黑之潮」中,一向嫉恶如仇的罗珊妲甚至亲自化身来到大陆上对抗魔族大军的入侵,却不幸中了当时的魔王的奸计而被掳去魔域多年,几番辗转才逃出生天。这场被称为「晨曦之灾」的浩劫过后,晨曦女神的信仰被大幅动摇,「烈焰蔷薇骑士团」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神殿,多年以来被迫在大陆上流浪,寻找愿意接受她们的领主。现任大团长露克蕾西娅帮助卡特琳娜击败了她的几位野心勃勃的长辈,而卡特琳娜也投桃报李,对她委以军事总管的重任。
  于是,露克蕾西娅便将她们的总部搬到了阿斯卡特拉。

  「刺客兄弟会」是大陆上最著名的盗贼公会,这个公会采用连锁的组织架构,将自己的势力扩展到整个大陆。每一个下属公会都负责控制当地的利益,而所有下属公会都向位于阿斯卡特拉的公会总部效忠。他们和当地的三教九流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控制着大陆上绝大多数的犯罪网络,并组建了属于自己的情报系统。
  兄弟会的成员大多都是盗贼,但也有一些信仰夜之女神——莎尔的牧师愿意加入他们。兄弟会的现任领导人克劳迪娅在负责公会内部事宜的同时,也出任了卡特琳娜的间谍总管一职,使得兄弟会在一定程度上被纳入康诺特的国家机器。
  「黑天鹅商会」是一个年轻的商会,由帝国的菲尼克斯家族的梅尔特于三年前一手创立。作为这个古老家族的直系血脉,梅尔特自幼便接受了繁复的宫廷礼仪的教育。现在,梅尔特已经出落成一位美丽动人的贵族大小姐,而她的仰慕者也多如过江之鲫,其中甚至不乏许多远近闻名的亲年才俊,只可惜全都被她一一拒绝了。后来,关于这位贵族小姐其实喜欢同性的传闻被散播开来。为了消除这则「流言」,菲尼克斯家族决定将她远嫁到西方同盟国,结果因为战争的爆发而不得不中止了这一计划。之后,梅尔特带着她的侍女们来到康诺特游历的时候,突发奇想(蓄谋已久)地组建了「黑天鹅商会」。也许是梅尔特拥有过人的商业天赋,又或者是菲尼克斯家族的名声太过显赫,吓跑了竞争对手,很快,梅尔特和她的「黑天鹅」成了当地最大的商会之一,其本人也被卡特琳娜聘请为商业顾问。从那以后,梅尔特就很少返回家族的封地了。

  ……

  公爵邸的地下室里,「炽炎骑士团」的少女们被分别关押在不同的牢房里。
  女道士雪涟悠悠醒转,发现自己的身体被锁链牢牢地捆住,无法自由活动,身体里面的魔力也好像枯竭了一样。忽然,她听见脚步声在逐渐接近,立刻就想到了那个捉住自己的女法师:「如果能和她沟通的话,也许可以了解并改善一下现状;

  等魔力恢复了,也许能逃出去也说不定……「

  就在这时,牢房的铁门被打开了,来者果然是想象中的人:「哟,你醒过来啦。感觉怎么样啊?」

  「很糟糕。」的确,被锁链捆住并且没有魔力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一边回答,雪涟一边在心中思考着脱身的策略。

  「我承认,这种待遇对女孩子不太好,但还请你再忍耐一下。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达芬奇面无表情地观察了女道士一会儿,然后这样说道。

  「我的同伴都没事吧?卡拉呢?还有塞西莉亚呢?你们把她们怎么样了?」
  「提问的人是我!」达芬奇一把捏住了雪涟的下巴,并用凶恶的眼神吓住了她。

  雪涟没想到同为女性的对方对自己毫不同情,一上来就用有些粗暴的方式对待她。

  「我就单刀直入地问吧,『真实之瞳』奥莉薇娅被你们藏到哪里了?」
  「我不知道……」

  「不愿意说吗?那好,你的道术的原理是什么?都有哪些能力?」

  「……」雪涟决定沉默应对。

  但是,达芬奇的脸上完全没有失望或者生气的样子。她若有所思地俯视着跪坐在地上的女孩,将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庞:「仔细一看,你果然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呢。」

  见对方似乎放弃了询问,雪涟松了一口气。

  「你好像会错意了吧。你以为自己长得可爱我就会手下留情了吗?」

  「那个……呀——」雪涟刚想张口反驳,却被达芬奇在胸部用力地捏了一把,不由得面色通红地娇嗔道:「你你你,你在干什么呀!」

  「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今天不能得到满意的答复,我就要好好地『问问』你的身体哟~ 」

  「别,别乱来啊!」看着对方冷酷的神色,雪涟顿时感觉不妙。

  「还记得它吗?」说着,那团触手再次从女法师的手心出现,一边扭动着,一边黏上了女道士的四肢。

  「拿开呀!别碰我!」雪涟想要挣扎,却根本没办法把粘粘的触手甩下来。
  「这可是我的最新研究成果哟。不仅可以给你带来欢愉,也会帮我吸取魔力。
  嘛,今后,你就别想再使用道术啦!「

  女法师的话语显然出乎雪涟的预料,而且,更令她悲哀的是,自己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那么,让我们开始吧,异国的女道士哟。」说着,达芬奇解开了雪涟手脚上的锁链。

  「不要,啊啊啊——」随着锁链的解开,触手立刻取而代之,一边将女孩缓缓地吊到空中,一边熟练地拨开女孩的衣服,将她乳房暴露出来。虽然正在视奸自己的人同为女性,但那饱含侵略性的眼神依旧让雪涟娇羞地喊出声。

  「不错的反应呢。」达芬奇单手托腮,细细地观察着雪涟的身体和她那可爱的反应。想到自己待会儿就要侵犯这位女孩,一股兴奋的感觉窜上了她的背脊。
  与此同时,触手开始在雪涟的身体上色情地游走。

  「呜呜呜~ 为什么要做,做这种事情?」雪涟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我不是说了吗?这是拷问哦。」达芬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在心中想到:「不过,拷问什么的,已经不重要啦!这个女孩子这么可爱,这次真是赚到了。」
  「住手呀!趁现在还……唔,啊啊啊——」雪涟还在试图劝说对方停手,结果只换来对方停留在自己胸部的玉手增加了几分力气的揉捏。

  「少女的胸部果然很柔软呢!还有,你的乳头变硬了,说明你也开始兴奋了吧。」

  「才,才没有!」因为羞耻和屈辱,眼泪在雪涟的眼眶里打转。

  「好啦,不要浪费时间了。把你的贞洁交给我吧!」一边继续用眼神视奸可怜的女孩,达芬奇一边解开了自己的法袍,露出她那美艳的身躯。只是,雪涟不小心一瞥,就发现对方的下半身比自己多出了一根白嫩的、颀长的肉棒!

  「这,这是什么啊!」雪涟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恐。

  「你还是处女吗?真是赚到啦!这个是我用『自我改造』法术制造出来的肉棒哟~ 比那些臭男人的要更美观,比伪物(按摩棒)要更逼真,而且——」说着说着,达芬奇忍不住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抚摸了上去,上下搓动了几下,使其变得更大更长,然后接着说道:「很持久哦~ 无论射多少次,只要我愿意,都可以继续做下去呢。」

  「不要,除了这个,求你了……」被吊在空中的雪涟发了疯一般地想要逃跑,她试图调集体内残余的魔力进行抵抗,却很快又被触手吸收得一干二净。

  「好啦,我要进来咯!」一边愉悦地看着雪涟脸上慌乱的神色,达芬奇一边将自己的肉棒抵住少女的小穴,「咕——」地一声插了进去。

  「哇啊啊——进,进来了……」伴随着异物的侵入,雪涟发出了绝望的呻吟。
  「果然很紧呢,不过……」达芬奇一边享受着紧致的快感,一边将自己的肉棒缓缓地退出来,却没能发现象征处女的血迹。雪涟的脸上,也没有疼痛的表情:「你之前就已经不是处女了吗?」

  「别,别说呀——不要动……呜……啊啊啊——」雪涟面色通红地想用语言抵抗,但达芬奇再度在她体内进行的冲击很快就用快感淹没了她。就在这时,另一股快感从雪涟的子宫内直接传递了出来:「痛,好痛……虫子,在肚子里面…
  …啊——不行,不可以……「

  「虫子?」听见雪涟的声音,达芬奇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她缓缓地拔出自己的肉棒,然后检查了一番雪涟的身体:「真是恶毒,居然用这么恶心的虫子对付女孩子。」说完,她就指挥着一根细长的触手探进雪涟的身体,将那只扫兴的宫虫给钩了出来,丢在地上,然后用鞋跟碾死。

  没有了宫虫的刺激,缠绕在娇躯上的触手也暂停了活动,香汗淋漓的雪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只是,女法师的话语令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好啦,碍事的家伙已经被排除了,让我们继续吧!」达芬奇一边将自己的右手抚上雪涟那已经变得绯红的脸庞,一边将自己的肉棒再度抵在女孩湿漉漉的花园入口上。

  「等,等一下……呀——」在触手、肉棒和宫虫的三重刺激之下,雪涟刚刚险些被推上一次顶峰。还没有恢复力气,达芬奇就再一次「恶狠狠」地插了进来。
  「好伤心呢,雪涟酱比起我,更喜欢虫子什么的……」达芬奇的脸上伪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但同时胯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停。

  「才,才没有……呀——慢一点……」雪涟傲娇的回答丝毫令女法师更加兴奋,冲刺的速度陡然提高了。混合着荷尔蒙的汗水也开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令触手也倍感刺激,更加欢快地刺激雪涟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的部位。

  「口是心非的女孩子最喜欢啦!」强烈的刺激让雪涟的体内变得湿滑,肉棒的行进变得更加方便,达芬奇明显感觉到自己突入了少女的深处。

  「啊啊啊——好深……好可怕……」雪涟也感觉到对方已经进入了深处,快感也比刚才更加强烈了几分。突然,她感觉到自己体内开始分泌液体,顿时下意识地想要夹紧自己的双腿和伸手捂住自己的呻吟。只是,牢牢捆住自己四肢的触手显然不会允许她这么做。

  「湿了哦,」达芬奇将雪涟的脸拉近自己,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接着说道:「果然小雪是喜欢我的呢!」

  「不是的……还有,不要叫的这么亲密,唔——」虚弱的雪涟想要反驳,结果被达芬奇用嘴巴堵了回去。这次是一个超长的湿吻,几乎让雪涟昏厥的时候,两人的嘴唇才分开。不,准确的说,嘴唇之间依旧由一道细长的银丝连接着呢。
  「小雪的否认完——全——没有说服力呢!」达芬奇明白,眼前的少女的矜持已经几乎要被自己粉碎了,只要再加一把力,她就会沉溺于自己的怀抱了。
  「为什么?身体……不受控制……啊啊——」虽然在不情愿地摇着头,但伴随着女法师的抽插,雪涟的身体也开始下意识地迎合:「哈啊……要忍住……不能……屈服……不可以……认输……」

  「让我再听听,你可爱的喘息吧!」为了增强刺激,女法师开始改变自己的动作。不再是单一的抽插,而是时而在蜜处瘙痒,时而用力撞击少女的子宫口。
  随着蜜液的润滑,这种技巧性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容易了。

  「呀啊啊——不,不要再乱来了……啊!那,那里不可以!可,可是……好有……感觉……」随着女法师加快了刺激的节奏,雪涟开始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快感急剧地增加着,不可否认的,雪涟发现自己的身体愈发适应对方的尺寸和行动了。

  「好棒!小雪和我的身体好投缘的说!」女法师用自己的双臂搂住雪涟的后脑勺,将她埋进了自己的胸部,同时加快了冲刺的节奏。

  「为,为什么……身体……不受控制……呼吸,困难……好可怕……咿呀——」

  「害怕看见自己色情的样子吗?」女法师将雪涟从自己的「胸器」中解放出来:「那就换一个姿势吧!」

  「什么?唔嗯嗯嗯——」雪涟还没能反应过来,一根崭新的触手被召唤了出来,并迅速地刺进了少女的嘴巴:「唔?干,干什么……咳咳,呜呜……不要啊——」少女拼命地摇着头,想要吐出这个异物。

  但是,对于滑溜溜的触手而言,这样的抵抗是徒劳的。不仅如此,感应到舌头、脸颊和喉咙的抵抗,触手开始兴奋地喷洒粘液。

  「呜呜,咳咳,不要,不要吐奇怪的东西进来啊……黏糊糊的,好讨厌……」
  胀鼓鼓的脸颊上,一丝口水从嘴角流淌了出来。雪涟的脸上的表情,早已不复曾经自信满满的模样。

  就在这时,触手抓住了机会,向着雪涟的喉咙深处进军。虽然食道很讨厌这种暴行,但最终只能选择屈服,任凭对方向自己灌注带有甜味的奇怪液体。
  「奇,奇怪的味道……咳咳,呜呜——」雪涟不自觉地做出了口交的动作,舌头被触手吸住,喉咙咽下了那股液体:「不要,不可以吸舌头啊——别,别乱动了……唔——」

  随着咽下的液体源源不断地被灌进肚子里,雪涟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这种液体当然是烈性的媚药啦!随着药效的发作,雪涟的心中已经彻底没有了抵抗的情绪,嘴巴被塞得满满的、脑海里面一片空白的她只能机械地做出口交的动作:「呜呜……不行了……嘴巴也,被侵犯了……下巴,没有知觉了……」

  「呵呵,你的嘴巴好像很喜欢呢!就像是婴儿一样在用力地吮吸哦~ 」女法师那坏心眼的笑声传了过来,但雪涟只是充耳不闻。见少女没有反应,达芬奇的心中有了一个更加恶劣的想法:「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我就要把你的味蕾也染成白色啦!」

  触手边缘上吸盘状的部位牢牢地吸住了雪涟的舌头,触手的尖端张得更开,更加大量的白色液体(媚药)汹涌而出。喉咙、舌头、齿缝甚至是嘴角,整个口腔无一例外都被染上了白色。为了不被呛到,雪涟不得不拼命地吞咽。可是媚药的这股直冲胃部的气势还是让她不停地咳出声来,眼角也泛起了泪花。

  终于,触手缓缓地从雪涟的口腔中退了出来。少女为了呼吸新鲜的空气而不得不把嘴巴张开,没能下咽的白浊的媚药也随之倒流出来。

  「表情很可爱哦,小雪。」看到少女那副被玩坏的表情,女法师感觉自己的魔法肉棒似乎又膨胀了一圈:「不过,还没有结束呢。」

  「哎?呀啊啊——」少女还没有反应过来,缠绕在双腿上的触手便在女法师的指挥下将其分得更开。

  少女的花径此刻已经全然不同。被灌注了如此巨量的媚药之后,私处已经彻底湿润。是的,少女已经媚药中毒,今晚必然会沉浸在狂乱之中了。

  「哈啊啊~ 刚才……有地方已经……嗯,啊啊啊——喵?」理性已经被肉欲解体,身体因为高潮和恐惧而战栗着。随着活塞运动的继续,她本能的弓起身体,迎合女法师的侵犯。

  「哈啊啊……好舒服……可是,明明不可以的……」忽然,雪涟似乎暂时取回了一点点理性:「对,对不起……静流……被侵犯,还有快感什么的……呜呜——」

  「静流是谁?喂,和我欢好的时候居然还在想着别的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吧!」达芬奇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她开始朝着最后的瞬间进行冲刺。

  「呀!不行了,有什么,要,要来了……」

  「哦?要高潮了吗?在我的侵犯之下?」

  「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呜呜——」

  「对,就是这样,去吧!呃……」

  达芬奇的肉棒深深地刺进了少女的身体里,两人都因为高潮的到来而将身体绷紧。看着雪涟那涨得通红的脸庞,达芬奇终于释放出了自己的欲望。

  「唔啊啊啊!好烫,好烫!流到里面了……呀——明明是被强迫的,可是…
  …为什么会觉得开心?要是……要是怀孕了,该怎么办啊!「雪涟的脸上满是慌乱。

  「小雪真是棒极了!」达芬奇将刚刚发射了一次的肉棒退了出来,在欣赏完少女惊慌失措的样子后,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安心吧,我也是女性呢。刚才发射的只是魔力构成的拟态精子哦。不过,等我的『女女生女』的研究有了突破之后,小雪就可以当我的女儿的妈妈啦!」

  听到达芬奇的解答,雪涟松了一口气。疲惫感随之涌了上来,她一下子就瘫软了下去。只是,触手依旧死死地缠绕在身上,没有丝毫打算放过她的迹象。
  「喂,别那么早就想要休息哦。我可是——还没有满足呢!」达芬奇将自己再度勃起的肉棒又一次抵住少女的身躯,带着坏心眼的笑容压了上去。

  「不要啊——」

  ……???

  教宗国,圣都大教堂,露台

  一身纯白圣袍的教宗萝拉正娴静地安坐在露台上的一把椅子上面,若有所思地望向西边,那是魔性森林的方向。夕阳西斜,将她的影子拖得很长。就在这时,「太阳骑士」瑞格蕾尔来到了萝拉身旁。此刻的她褪下了厚重的盔甲,换上了一身纯白的执事服,不禁让人联想到「白马王子」之类的形容词。

  瑞格蕾尔的左手举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一套茶具和一盘精致的点心。她弯下腰,将一个茶杯摆放到萝拉面前的茶几上,然后熟练地为她沏了一杯红茶。
  沏茶完毕,她将盛有点心的盘子也摆放到萝拉的面前,然后恭敬地后退一步,站到萝拉的身后。

  「陛下是在想骑士夏洛特的事情吗?他虽然年轻,但一向行事稳重,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

  「我才不在乎这个花心的小坏蛋呢!」萝拉傲娇地将头扭向一边:「明明夏洛特酱最不擅长应付女孩子的,结果,这次前女友和现女友凑到一起居然没有起冲突!本来计划让她们在夏洛特酱目前出丑,让他感到厌倦,然后乖乖地到我怀里来……真是的,气死啦!」

  「据我所知,夏洛特的前女友已经落到她的堂姐梅尔特手上了。关于梅尔特,有一些不太好的传闻……这一次,恐怕这位『剑舞者』凶多吉少了吧。」

  「不行,没有了塞西莉亚的牵制,我就不能再利用智商优势隔岸观火,只能和那只母狐狸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了。」萝拉的眼神一瞬间变得犀利了起来:「看来,只能再次使用我的忏悔室了。」

  「现在就要重启冠位时间神殿吗?」

  「不急,等我喝完这杯茶。毕竟,瑞格蕾尔卿的手艺越来越棒了呢。」说完,萝拉开心地抿了一小口。

  「这只是一项不值一提的长处罢了。」白色的执事朝着萝拉鞠了一躬,然后带着托盘退下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