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19-21)【作者:一个人】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19-21)【作者:一个人】
字数:160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哎呀~~!你倒是把狗笼子给他做得大一些啊~~!这么小,一天天的怎么睡得好~~!」

  高跟靴踩踏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已经被小姨彻底驯服成狗奴的我虔诚的趴在狗笼子中,低眉顺眼不敢出声,哪怕我知道眼前那双高跟靴的主人是我妈妈也不行,从内心里已经接受自己现在身份的我明白自己在小姨与妈妈的眼里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贱狗而已。

  「姐~~!他睡得可好了~!不信你问他啊~~!这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让刘璐和王雅琪轮流着在狗笼子里陪着他,你宝贝儿子动静闹得不小啊~~!」戏虐的笑着,小姨顺势打开了狗笼子的锁,原地跺了跺玉足,心领神会的我连忙爬了出去。

  四肢着地的我快速的爬到了小姨的脚下,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白色高跟靴,讨好般的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顺着及膝的高跟靴朝上看去,一双包裹在白色丝袜中的修长美腿优雅的抬起,直接一脚就踩到了我的脑袋上!轻轻地碾踩着,居高临下的小姨怒斥道:「贱狗~!没规矩的东西!没看见你妈在我旁边吗?都不知道为你妈将高跟靴舔干净!」

  「没事~~!没事~~!你轻点!」

  语气中略微带着些许的娇嗔,脚踩着高跟靴的妈妈漫步到我脑袋边,那双紧紧地贴合着她黑丝美腿的黑色及膝高跟靴顺势伸到了我的嘴边,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轻抚着我的嘴唇,挑逗般的说道:「舔吧~~!」

  被小姨踩在脚下的我抬眼望去却只能看见那近在咫尺的黑色高跟靴,被奴役的快感又瞬间充斥着我的全身,颤颤巍巍的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妈妈的高跟靴,就在我舌头接触到妹妹高跟靴的瞬间,似乎早就等不及的妈妈作势一脚直接将我的舌头轻踩到了地上!

  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是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妈妈与小姨的高跟靴样式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上有些差别,妈妈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我似乎不敢乱动,下意识的想要收回舌头,可妈妈的玉足却用力一踩!

  「呜呜呜呜~~!」被妈妈将舌头踩在高跟靴下的我只能发出语焉不详的哀求声,与此同时,小姨顺势挪开了踩在我脑袋上的高跟靴,漫步到我的两腿之间,微微翘起玉足,用自己那冰冷的靴跟拨弄着我胯下那蠢蠢欲动的肉棒!

  强烈的屈辱感伴随着异样的快感袭遍全身,今天的妈妈对于我的调教似乎异常的主动,居高临下的女王妈妈轻轻地碾踩着我的舌头,我下意识的双手握着妈妈那绝美的高跟靴,企图挪开妈妈的玉足,可一切都是徒劳的,我柔软的舌头已经深陷进了妈妈靴底的防滑纹中!

  「挣扎吧~~!最好是把舌头再崩长一些~~!这样以后我享用你舌头的时候会更舒服的~~!」碾踩着我舌头的高跟靴轻轻地朝后拉扯着,拼命挣扎的我只能在妈妈的高跟靴下无助的颤抖着!

  就在我以为妈妈会用高跟靴将我的舌头碾烂的时候,她却优雅的抬起了玉足,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内心的奴性已经被妈妈完全激发出来了,我顾不得那许多,双手死死地抱着妈妈的高跟靴,颤抖着身体用自己的脸去蹭妈妈的美腿。

  「嗯~~!」舒爽的呻吟着,妈妈和小姨都很是享受奴隶抱着她们的美腿苦苦哀求挣扎时的感受,那样会让她们的征服快感达到高潮!

  「姐~~!这样的贱狗儿子应该会让你更加开心的吧~~!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儿子不听你的话了,还有啊~~!你的儿媳妇也是你脚下的母狗~!你在家里可就真的是手握他们生死的女王了~~!」小姨瞥了一眼我两腿之间因为她高跟靴的玩弄而变得坚硬如铁的肉棒,冷哼一声,顺势用高跟靴的前端将我那卑贱的肉棒慢慢的反踩到了肚子上,慢慢的研磨着,继续对着妈妈邀功般的说道:「你儿子的肉棒在我的调教下也变得越来越粗壮坚挺了,这几天他可是让那两条骚母狗欲火焚身啊~~!」

  「儿子~~!等你出狱了就在妈妈身边做一条宠物狗好吗?妈妈会好好的照顾你的,你想要多少母狗妈妈都会满足你的~~!」居高临下的妈妈用自己包裹在高跟靴内的玉足拍了拍我的脸,与小姨相视一笑后两位女王并肩走到走到沙发边优雅的坐下。

  打了个响指,身穿白色女仆装的刘璐与王雅琪四肢着地快速的爬到了妈妈的脚边,冷艳的俏脸上没有了那若有若无笑意的妈妈高贵的宛如降临人间的女王,让人不敢直视!在监狱中也算得上是残忍无情女王的两人只能卑微的趴在妈妈脚下!

  而小姨则是对着我招了招手,我也连忙爬到了小姨脚边,戏虐的笑着,小姨接过身穿紧身黑色皮衣的女仆递来的一根红蜡烛,点燃之后瞥了一眼我胯下那正对着她高跟靴坚挺颤抖着的肉棒。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的我下意识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肉棒,可小姨却冷冷的说道:「捂着吧~~!那可就别怪小姨当着你妈的面把你给阉了哦~~!」

  可怜兮兮的哀求着望着小姨,可我的手还是松开了,颤抖着的肉棒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没有给我过多反应的时间,小姨微微倾斜着蜡烛,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滚烫的蜡滴掉落,精准的落到到了我那泛红坚挺的肉棒上!强烈的异样快感袭来,刺激得我浑身一颤!

  「别乱动!」一声怒斥,小姨微微翘起玉足,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顺势抵住了我子孙袋与肉棒交接的地方!与此同时,滚烫的蜡滴继续掉落,覆盖着我肉棒的中段,冰与火在我肉棒上交相辉映,酥麻的快感与强烈的刺痛感促使着我体内的奴性更加汹涌!

  「小心点~~!你可别把他肉棒给废了~~!」秀眉微皱,妈妈却是眼神灼灼的盯着我那正在被小姨无情玩弄的肉棒,可转念一想,瞥了一眼正跪在自己脚下的刘璐与王雅琪,妈妈冷冷的命令道:「撩开你们的裙子,老娘要看看你的的骚穴!」

  得到命令的两人连忙撩开了自己女仆装的裙摆,粉嫩潮湿的蜜穴瞬间呈现在妈妈的眼前,冷哼一声,妈妈紧绷着玉足,被黑色高跟靴包裹着的黑丝美腿顺势双双踩到了两人的蜜穴上,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部分刚刚好将那粉嫩的蜜穴完全踩在脚下!

  「啊~~!」情不自禁的呻吟着,娇啜中的撩人气息伴随着两人舒爽的面部表情更添几分诱惑!

  「骚母狗~~!想要吗?」看着自己脚下的刘璐与王雅琪,妈妈玉足慢慢的用力,两人下意识的双手死死地抱着妈妈的高跟靴,看似求饶实则更像是在乞求妈妈给予她们更多的快乐,更加残忍的玩弄她们!

  对于女人很是了解的妈妈戏虐的看着两人在自己脚下犯贱发情的样子,被她们双手死死地抱着的高跟靴轻轻地晃动着,将刘璐与王雅琪内心中的渴望与奴性完全撩拨了出来。高跟靴前端的防水台下带着诱人的防滑纹,妈妈一轻一重的摩擦着,感受着两人蜜穴在自己高跟靴下春潮泛滥的感觉!

  同样是女人,可刘璐与王雅琪却只能在妈妈的高跟靴下苦苦挣扎,乞求着妈妈赏赐她们极致的快感!不过在以为两人也曾经这样玩弄过别的女人,在那些人面前,王雅琪和刘璐则是冷酷无情的女王样,王雅琪曾经将自己的玉足完全塞进自己闺蜜的蜜穴内,然后活生生的用脚将自己的闺蜜踩死!可现在她们只能像条摇尾乞怜的贱狗一般匍匐在更加高贵优雅的女王妈妈脚下!

  「说啊~~!想要主人的高跟靴来满足你们吗?」内心得到了极大满足的妈妈厌恶的看着自己靴底流淌着的液体,那是王雅琪与刘璐蜜穴内喷射的淫液,高跟靴快速的研磨着两人的蜜穴,妈妈挑逗般的继续说道:「这就春潮泛滥了啊~~!果然是贱母狗啊~~!你们说说看,是我的高跟靴可以让你们兴奋呢,还是我儿子那狗贱根让你们更加欲罢不能啊~~!」

  「啊~~!主人~~!当然是主人您高贵的高跟靴了~~!他的狗贱根怎么可能与您高贵的玉足相比呢~~!求求您了,嗯~~!我想要~~!嗯~~!!!」发情犯贱般的呻吟着,王雅琪与刘璐在女王妈妈的高跟靴下浪叫着,扭动着身体去配合妈妈高跟靴的摩擦!

  「哈哈哈~~!贱狗儿子听见了吗?你的狗贱根还不如妈妈的高跟靴底哦~~!」心满意足的笑着,妈妈根本不将自己脚下的女人当成是人,虽然两人样貌惊艳,可在女王妈妈眼前,她们也只不过是两条随时可以一脚踩死的母狗而已!
  话音刚落,妈妈紧绷着的玉足快速的研磨着王雅琪与刘璐的蜜穴,高跟靴的前端顺着她们春潮泛滥的蜜穴慢慢的伸了进去!而跪在小姨脚下的我只能是强忍着,滚烫的蜡滴已经将我的肉棒除了最为敏感的肉棒前端都覆盖住了,温润的感觉伴随着异样酥麻的快感袭来,我丝毫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小姨用蜡滴给烤熟了!
  「舒服吗?更刺激的要来了哦~~!」白皙的芊芊玉手赏了我一耳光,小姨残忍的笑着,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滚烫的蜡滴对着我微微张开的尿道口滴了下来!就像是有人用烧红的烙铁来玩弄我肉棒一般,疼得我在小姨的高跟靴下拼命的挣扎着,可一切在小姨威严性感的高跟靴下都是徒劳的,接连滴落的蜡滴瞬间将我的肉棒完全包裹了起来!

  将自己高跟靴前端塞进王雅琪与刘璐蜜穴内的妈妈心满意足的抽出了高跟靴,看着瘫软在自己脚下的两人,厌恶的将高跟靴伸到她们的身上,用她们的衣服来擦拭残留在高跟靴上的淫液,瞥了一眼我胯下那被火红的蜡滴完全包裹起来却更加坚挺还在颤抖着的肉棒,饶有趣味的一脚将王雅琪和刘璐踢开,顺势将我拉到了自己脚下!

  「贱狗儿子~~!你想要吗?」说话间妈妈将自己的高跟靴伸到了我那低垂着的子孙袋边,圆润的高跟靴前端抵住我的子孙袋,轻轻地扭动着,撩拨着我子孙袋内躁动的蛋蛋。

  「妈~~!妈~~!」

  犯贱的哀求着,我扭动着身体,用自己被蜡滴包裹着的肉棒去摩擦着妈妈的高跟靴。诡异的一笑,妈妈顺势抬起玉足,用冰冷的靴跟踩着我子孙袋与肉棒交接的地方,冰冷的触感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肉棒内积聚的精华即将喷涌而出!

  「想要就求我啊~~!说啊~~!以后听妈妈的话吗?」

  对于我犯贱的表现很是满意,妈妈另外一只高跟靴在空中轻摆着,黑丝美腿在朝后一带,包裹着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顺势一脚不轻不重的踢到了我的子孙袋上!浅尝即止的一脚踢得我浑身一颤,积聚的精华顺着肉棒就要喷了出去,可却被封住尿道口的蜡滴给挡住了!

  强烈的酥麻快感与刺痛的钻心疼痛交相辉映,女王妈妈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又是一脚踢了过来,这次那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踢到我子孙袋与肉棒交接的地方!在我欲罢不能的时候,紧接着又是一脚!

  「求求您了~~!我妈最好了~~!我就是您脚下的一条宠物狗~~!求求主人让贱狗发泄吧~~!妈~~!!!」已经彻底被妈妈征服的我蜷缩着身体躺在了妈妈脚下,昂起脑袋用自己的脸去蹭妈妈的高跟靴底。

  「对了啊~~!这才是妈妈的好儿子啊~~!」

  话音刚落,妈妈的高跟靴伸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冰冷尖利的高跟靴跟精准的踩到了我的肉棒前端,刺破了蜡滴,直接顺着我的尿道口就踩了进去!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妈妈的靴跟进入我肉棒时的那种冰冷的触感与极致的快感,转瞬间妈妈的高跟靴跟已经完全插进了我的肉棒中!

  与此同时,小姨已经将高跟靴脱掉了,包裹在白色丝袜中的玉足紧绷着,伸到了我的嘴边,心领神会的我连忙张开嘴,可小姨却猛地一脚直接将自己那小巧玲珑的白丝玉足插进了我的嘴里!错落有致的脚趾几乎快接触到我的喉咙了!而我只能是讨好般的用自己的舌头快速的舔舐着小姨几乎完全插进我嘴里的白丝玉足!

  「贱狗儿子~~!妈妈要来了哦~~!」另外一只高跟靴踩在我的子孙袋上,插进我肉棒中的高跟靴跟快速的抽出!再也忍不住了,一股股滚烫的精华顺着我的肉棒喷涌而出!那是极致的享受,乳白色的精华喷到妈妈的黑丝美腿上到处都是!

  小姨也抽出了插在我嘴里的白丝玉足,两位女王居高临下的站在我脑袋边,撩起自己的裙摆,相视一笑后温润的圣水同时喷涌而出!我连忙长大了嘴去迎接着女王的赏赐,可妈妈却摆动着身体,用自己的圣水淋遍了我的全身!被小姨与妈妈的圣水洗礼之后的我更加兴奋,坚挺着的肉棒继续喷射着精华,而此时我的灵魂彻底臣服在小姨与妈妈的玉足之下了!

               第二十章

  清晨的朝阳透过半开的窗户撒在我的身上,混合着青草气息的薄雾弥散于整个监区,早就醒来的我虔诚的趴在小姨为我特制的狗笼子中,今天是我即将出狱的日子,经过小姨一年多来的羞辱调教,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名合格的狗奴了,而我也是监狱中唯一活着出狱的犯人!其余的人全部都死了在小姨或女狱警的脚下,成为了她们玩乐的牺牲品!

  「王立阳!滚出来!」

  一位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皮裤少女脚踩着高跟靴漫步到狗笼子边,我顺从的爬到她脚下,伸出舌头舔舐着她那血红色的高跟靴,少女厌恶般的一脚将我踢开,熟练的将一根狗链子套着了我的脖子上,看都没看自己脚下的我一眼,拉扯着狗链子直接将我带上了车。

  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后,迷迷糊糊的我被推搡着下了车,崇山峻岭间一栋装饰略显怪异的别墅呈现在我眼前,几乎将半座山都圈入其间的别墅正前方耸立着一尊巨大的鎏金雕像,雕像展现的是一位卑躬屈膝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的男人正在用自己的舌头舔舐高跟靴,而另外一只高跟靴则是将男人的脑袋死死地踩在脚下!雕像的底座是无数的骷髅组成的,顺着雕像朝上看去,那位脚踩着高跟靴的女王赫然是我那冷艳高贵的妈妈!

  看着眼前威严的雕像,我情不自禁的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充满着女权象征的别墅内,男人被做成了各式各样的物品供女王们使用,在这里妈妈和小姨的至高无上的女王!她们手握所有人的生杀大权,男人则是最为卑贱的物品,女仆稍高一等,男人们的食物都是女人们的排泄物混合着她们吃剩的东西做成的,别墅中的一切都和小姨的监狱中差不多,不同的是他们的命运会更加的悲惨!

  「回来了吗?好久不见的,儿子~~!」

  还沉浸在眼前别墅带来的震撼中的我寻声望去,十几位被砍断了小腿小臂做成人马的少年快速而平稳的爬了过来,少年们的口中都戴上了马嚼子与缰绳,在他们的身后是一辆敞篷的马车,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手持皮鞭无情的抽打着人马,眉目间满是笑意的看着我。

  残忍的人体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我面前,雪白妖娆的娇躯被黑色蕾丝比基尼包裹着的妈妈优雅的站起身来,胸前波涛汹涌的双峰在比基尼间呼之欲出,胯下的蕾丝丁字裤也只是堪堪将粉嫩的蜜穴遮掩着,透过蕾丝依稀可见那撩人的神秘地带!白皙修长的美腿在长筒半透明黑丝袜的掩映下更添几分诱惑,及膝的黑色高跟靴将妈妈的黑丝美腿包裹着,高跟靴的前端是厚达五厘米的防水台,靴底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几乎有二十厘米!

  脚踩着如此性感残忍堪称刑具一般的高跟靴,妈妈的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走下马车,妈妈顺势伸出那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将束缚着我的狗链子拉扯着,用自己的高跟靴拍了拍我的脸,就像是牵着条宠物狗一般亲自将我牵着。

  「儿子啊~~!对于新家感觉如何啊?这里可是妈妈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亲自设计的~~!那些达官显贵排着队想要来到这里,匍匐在你妈我的脚下,渴求着我对于他们的玩弄揉虐折磨!」将内心女王属性与嗜血的欲望完全激发出来的妈妈是堪比小姨的冷血女王!在她们的脚下,无论是谁都只能任由着女王妈妈踩踏玩弄!

  炫耀般的,妈妈亲自牵着我漫步于略显阴森的别墅中,所有人在见到妈妈的瞬间全都停下了动作,虔诚的跪下,那不是象征性的下跪,而是臣服!身穿各式暴露服装的少女们在尽情的玩弄自己脚下的男人,妈妈俯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以后只是妈妈的宠物狗了~~!放心,你只属于妈妈,我会好好的照顾疼爱你的~~!」

  脚踩着靴跟长达二十厘米高跟靴的妈妈走了一会似乎有些累了,就地在草坪上打了个响指。一位身材健硕的男人连忙爬了过来,一只眼睛被剜掉的男人四肢呈现诡异的弧度,看样子是被人活生生的掰断了小腿也小臂。在妈妈一屁股坐下的瞬间,男人刚刚好将自己的背伸到了妈妈的翘臀之下,似乎早就习惯了的妈妈拉扯着手中的狗链子将我拉到了自己脚边。

  「妈~~!」

  像条努力讨好主人的贱狗一般,我轻轻地用自己的脸去蹭妈妈的高跟靴,舌头也情不自禁的伸出,贪婪的舔舐着有幸被妈妈的黑丝玉足踩在脚下的性感高跟靴。

  「真乖~~!妈妈最喜欢这样的贱狗儿子了~~!」伸出那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轻抚着我的脸,妈妈眉目间满是心满意足的笑意。
  话音刚落,骑跨在人马背上的小姨拉扯着手中的缰绳也来到了妈妈身边,跟在她身后爬行着的是浑身赤裸着的王雅琪和刘璐,两人的肚子都有些微微凸起了,特制的狗尾巴分别插在她们俩的菊花处,深插进菊花里的是橡胶质地的类似于肛塞一般的手臂粗细长达十五厘米的特制刑具!这是妈妈的杰作!

  「妈~~!求求您饶了她们吧~~!她们肚子里可是我的孩子,也是您的孙子孙女啊~~!」跪在妈妈脚下的我双手抱着妈妈的高跟靴,轻轻地摇晃着,哀求着手握我们生杀大权随时可以一脚踩死我的女王妈妈!

  秀眉微皱,妈妈神情复杂的瞪了我一眼,冷哼一声,优雅的站起身来,扭动着圆润坚挺的翘臀,对着刘璐和王雅琪冷冷的命令道:「滚过来!老娘赏赐你们好东西!」

  两人连忙爬到了妈妈的身后,已经没有了往日温婉恬静的妈妈此时风情万种而冷艳高贵!一如降临人间的女神一般!两人熟练的用嘴将妈妈胯下的蕾丝丁字裤拉扯了下来,争先恐后的用自己的舌头去舔舐妈妈那精心保养的菊花!

  预感到了什么的我连忙爬到妈妈脚下,抬头仰望着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一个劲的哀求着:「妈~~!不~~!求求您了~~!不要啊~~!」

  「贱狗!凭什么?你算是什么东西!」

  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妹妹猛的抬起玉足,包裹着黑丝美腿的高跟靴顺势一脚直接踩到了我的两腿之间!残忍性感的高跟靴死死地将我那卑贱的肉棒踩在脚下!高跟靴前端厚达五厘米的防水台部分直接将我蠢蠢欲动的肉棒踩到了子孙袋上,火热的肉棒陷在子孙袋的中间部分,将我那两颗蛋蛋挤压到了一边。

  傲然站立着的妈妈一脚将自己儿子的肉棒踩在脚下,而在她身后,事实上的两位儿媳妇则是像条狗一样的跪在她翘臀之下,争先恐后的用舌头去舔舐讨好她精心保养的菊花!居高临下的女王妈妈微微扭动着脚踝,轻轻地研磨着我那在她高跟靴下急剧膨胀的肉棒,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轻抚着自己平坦的腹部。

  「早就告诉过你了~~!要老老实实的听话~~!」娇嗔的瞪了我一眼,妈妈微微呻吟着,舒爽的叹了口气,圆润坚挺的翘臀之下,一条还冒着热气的黄金顺势从菊花内排泄了出来,跪在妈妈身后的王雅琪与刘璐就像是见到了这世上最为美味的食物一般,争先恐后的张大了嘴去迎接着妈妈的赏赐!快速的吞咽着!
  「妈~~!求求您了~~!不要啊~~!!!」内心异样的情绪在蔓延,双手死死地抱着妈妈的高跟靴,苦苦的哀求着。

  「不要什么啊?你没看见她们俩那犯贱的样子吗?哦~~!忘了告诉你了,这段时间以来她们俩的食物都是我和你小姨的黄金圣水~~!怎么样~~!妈妈对儿媳妇还是很不错的吧~~!」放肆的笑着,妈妈那包裹在及膝高跟靴内的玉足优雅的踮起,慢慢的碾踩着我的肉棒,感受着自己儿子的贱根被自己的高跟靴踩在脚下时的快感,那是玩弄其他奴隶所没有的异样刺激!

  骑跨在人马背上的小姨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身披轻纱薄裙的小姨伸出自己那包裹在及膝长筒粉色棉袜内的修长美腿,享受着两位奴隶用自己肉棒隔着棉袜为自己玉足按摩的快感。两位健壮的男人拼尽全力的用自己那火热坚挺的肉棒去摩擦着小姨的棉袜玉足,他们强忍着那致命的快感,没有小姨的命令他们不敢停下来,也不敢将自己卑贱的精华喷到小姨的玉足上,他们知道如果喷出来的话,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几分钟之后妈妈已经将黄金完全排泄进了刘璐和王雅琪的嘴里,一位看样子不过十二三岁的可爱小萝莉快速的爬到妈妈翘臀之下,用舌头为妈妈清理着菊花,然后另外一位与小萝莉长大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萝莉也爬了过来,用嘴将黑色蕾丝丁字裤为妈妈穿上。冷艳高贵的妈妈看都没看她们一眼,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少女们的服侍,在她眼里这些都是可以随时一脚踩死的母狗而已!

  享受完女奴服侍的妈妈满脸潮红,似乎来了欲望的她眼神灼灼的盯着我,那碾踩着我肉棒的高跟靴加快了摩擦的频率,戏虐的俯视着在她脚下犯贱呻吟着的我,在妈妈的高跟靴下,我那卑贱的肉棒已然到达了极限,伴随着妈妈高跟靴的玩弄,我内心的欲望也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呼吸渐渐地浑浊,肉棒前端的尿道口微微张开!

  「嗯~~!!!」旁边传来阵阵舒爽的呻吟,我扭头看去,那两位刚刚在用自己肉棒为小姨的棉袜玉足按摩的男人那坚挺的肉棒正在喷出精华,乳白色的精华源源不断的喷出,碰到到小姨那被粉色长筒及膝棉袜包裹着的玉足上到处都是!
  「哎~~!再喷吧~~!多喷些吧~~!!」紧绷着棉袜玉足去摩擦着男人正在喷出精华的肉棒,让他们的喷射变得更加汹涌,几十秒之后,两位男人瘫软在小姨的脚下,小姨只是自顾自的相互摩擦着玉足,让沾满了自己棉袜玉足的精华均匀的涂抹着,享受着男人精华滋养玉足的感受。

  「儿子~~!好看吗?」妈妈戏虐的瞥了我一眼,那碾踩着我肉棒的高跟靴顺势抬起,轻轻地一脚将我踢开,看着我两腿之间那被自己高跟靴玩弄之后坚硬如铁一柱擎天的肉棒,对着那两位瘫软在小姨脚下的男人勾了勾手指。

  稍一犹豫,两位男人连忙爬到了妈妈的脚下,冷艳高贵的妈妈微微翘起玉足,将自己那长达二十厘米的靴跟伸到了两人的胯下,冰冷尖利的高跟靴跟直接踩在了两人子孙袋与肉棒交接的地方!

  「主人~~!不~~!!!」

  深邃明亮的双眸间浮现出一丝阴毒,妈妈在两人的哀求声中玉足猛的用力一踩!尖利的靴跟慢慢的刺进了他们肉棒的根部!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见残忍的高跟靴跟陷进他们身体里的过程,与此同时,犯贱的肉棒却更加的坚挺,一股股混合着鲜血的精华对着妈妈的高跟靴喷涌而出!

  妈妈还没有饶恕他们的意识,残忍的扭动着脚踝,带动着自己那完全插进男人身体里的靴跟无情的搅动着,享受着男人在自己脚下生命渐渐流逝的快感!
  就像是喷泉一般,混合着鲜血的精华源源不断的喷出,喷射到妈妈的高跟靴上到处都是,一如在为妈妈清洗高跟靴一般!而半眯着媚眼的小姨则是打了个响指,十几位看样子不过八九岁被清洗干净了的小男孩被牵了出来。女仆们用自己的手快速的撸动着小男孩胯下的肉棒,另外一只手则是拿着喷火枪,在小男孩的肉棒到达极限的瞬间,快速的用喷火枪对着他们的肉棒喷了过去,凄厉的惨叫声中弥漫着肉香!

  「哎~~!可惜了老娘一双靴子~~!」

  厌恶的看着那沾满了自己高跟靴的精华与鲜血,妈妈紧绷着玉足,顺势将自己的黑丝美腿从高跟靴中抽了出来,而那残忍的高跟靴还插在两位气若游丝慢慢的等待死神降临的男人肉棒根部!长达二十厘米的靴跟已然是完全将男人的身体贯穿了!

  「来吧~~!宝贝儿子,看看你那欲火焚身的肉棒吧~~!是不是快忍不住了啊?是不是觉得妈妈很残忍啊?」说话间妈妈将那散发着阵阵幽香的绝美黑丝玉足伸到了我的嘴边,错落有致的脚趾隔着黑丝袜慢慢的撩拨轻抚着我的嘴唇,紧绷着的黑丝玉足轻柔的赏了我俩耳光,语气中那戏虐的神色瞬间消失,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冷冷的怒斥道:「贱狗!老娘越残忍你是不是就越喜欢啊?是不是也想被妈妈踩死啊?贱狗儿子,来吧~~!用你的贱根来为妈妈的玉足按摩吧~~!你不是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吗?」

  话音刚落,妈妈的黑丝玉足顺势朝下死死地将我那爬满了青筋的肉棒死死地夹着!身穿黑色皮衣的女仆虔诚的爬了过来,手里托着一个盘子,上面赫然是被活生生的烤熟了之后被拔下来再去烧烤架上继续加工之后的男孩们的肉棒!
  妈妈拿起叉子叉起一根,放进嘴里咀嚼着,戏虐的看着跪在脚下的我,柔声在我耳边说道:「这样的吃着味道不错~~!明天让你见识见识妈妈亲自用手将童男的肉棒活生生的拔下来,然后吃掉的过程~~!现在你是不是更加兴奋了啊~~!胯下的贱根是不是也想被妈妈一口一口的吃掉啊~~!贱狗儿子~~!」
  「嗯~~!!!啊~~!!」

  再也忍不住了,我犯贱的抽搐着身体,带动着自己的肉棒在妈妈的黑丝玉足间抽插着,一股股卑贱的精华喷到妈妈的黑丝玉足上到处都是!而我那冷艳高贵的妈妈则是加快了摩擦我肉棒的频率!

  「来了吗?那就尽情的喷吧!用你的精华来给妈妈洗脚!」

  大结局!

  突如其来的漫天乌云似乎预示着一场暴雨即将来临,崇山峻岭间掩映着的别墅之内传来阵阵凄厉的惨叫,消散于绵延的群山之中!

  「主人~~!不~~!不要啊~~!!!」

  刺眼的灯光下,满脸惊恐的少年仰面躺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抱着那只踩在自己两腿之间的高跟靴,顺着白色的及膝高跟靴朝上看去,是那包裹在半透明黑丝袜内的修长美腿,以及小姨那妖艳的俏脸!

  「好可怜啊~~!不过我就要踩死你了~~!是不是很兴奋啊~~!」居高临下的小姨慢慢的抬起黑丝美腿,戏虐的看着少年胯下坚硬如铁的肉棒,紧紧贴合着黑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优雅的朝后一带,猛的一脚踢出!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踢到了少年那低垂着的子孙袋上!

  『噗』的一声闷响,那是小姨残忍的高跟靴将少年子孙袋内的蛋蛋活生生的踢爆的声音!

  「啊~~!!!」如野兽般垂死挣扎的惨叫着,布满血丝的双目突出,死死地盯着那双带给自己无尽舒爽与疼痛的性感高跟靴。

  残忍一笑,小姨那陷进少年子孙袋内的高跟靴顺势朝上滑动着,用自己的高跟靴前端踩着少年那爬满了青筋的肉棒,用力碾踩着,下意识的,一股股混合着蛋蛋残渣的精华顺着少年的肉棒喷涌而出。小姨玉足轻点,控制着少年那正在喷出精华的肉棒,让那股液体精准的喷到了少年长大的嘴里!

  「哈哈哈~~!小贱货~~!舒服吗?好吃吗?」继续碾踩着少年那卑贱的肉棒,可那可怜的少年已经晕死过去了!没了玩弄他兴致的小姨对着跪伏在一旁的女仆说道:「拖下去,做成人厕~~!」

  「呦~~!又玩死了一条贱狗啊~~!我这里的存货可不怎么多了,你明天从少年犯里挑选些给我送来~~。」

  刚刚才享受了童男口舌服务的妈妈洗浴之后满脸潮红的从浴室走了出来,白皙修长的美腿包裹在一双吊带紫色丝袜中,泛着妖魅神色的紫色丝袜将妈妈那在无数奴隶生命的滋养下越发高贵冷艳的气质完全承托了出来,带着蕾丝花边的丁字裤搭配着紫色比基尼,此时的妈妈妖娆的娇躯和精致的俏脸上丝毫看不出岁月流逝的痕迹,细腻的肌肤宛如初生的婴儿般柔滑。

  说话间妈妈漫步到了窗户边,一匹被她亲自用高跟靴踩烂了小腿小臂做成人马的健壮男人恭顺的爬到了她的翘臀之下,妈妈看都没看那位在三个月前还是自己男宠的人马,一屁股坐了上去,人马的胯下一根堪称巨大的肉棒坚挺着,妈妈对他最为满意的地方就是那根肉棒,所以没有将他阉割,还留着那根曾经给自己带来了无限欢愉的贱根。将内心女王属性与嗜血的本能完全激发出来的女王妈妈对于欲望的享受有着极致的要求!

  「儿子~!跪在那边干什么,过来~!」

  眉目间满是笑意的女王妈妈对着我招了招手,浑身赤裸着的我连忙四肢着地爬到了妈妈的脚下,顺从的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妈妈那半悬在空中的绝美紫丝玉足。而妈妈的目光只是冷冷的看着窗外。

  偌大的草坪之上,二十几位健壮的男人虔诚的跪着,在他们的两腿之间那堪称巨大的肉棒上都挂着一双高跟鞋,每当他们那坚硬如铁的肉棒稍微一软,高跟鞋便会掉落到地上,而那也是他们生命走向终点的信号!在他们身旁的少女会将他们牵到一旁的榨精板上,用自己的玉足将他们身体里的精华完全榨干,而特制的榨精板上有专门的搜集装置,将男人的精华收集起来之后通过管道流进屋子里一间特殊的浴室之内,供妈妈和小姨洗浴之用!

  「妈~~!您在想什么呢?」已经完全臣服在妈妈玉足之下,心甘情愿的做女王妈妈脚下一条摇尾乞怜贱狗的我讨好般的将自己的脑袋伸进妈妈那在吊带紫色丝袜袜口之上裸露着的白皙大腿肌肤上,现在唯一有胆量敢在女王妈妈眼前这样做还不会被踩死的我恐怕也就只有我了,在小姨面前我都不敢如此放肆。
  娇嗔的瞪了我一眼,半悬着的紫丝玉足顺势轻轻地将我那正对着妈妈坚挺着的肉棒夹着,带着绝美弧度的足弓部分轻轻地上下摩擦着我那火热的肉棒,现在妈妈的足下功夫极好,那是用无数的奴隶肉棒被她踩踏阉割后练成的!

  「没什么啊~~!就是看看我的男宠们下面到底如何啊~~!他们都是新选的,我还没用过呢,总得挑选一下吧~!」对于我,妈妈总是很耐心,伸出白皙的芊芊玉手爱惜的轻抚着我的脸,与此同时,圆润的足跟部分也相互碾踩着我肉棒前端,感受着自己紫丝玉足间我肉棒的变化,戏虐的说道:「那几个小妖精还没有把你榨干吗?昨天晚上我可是把三位女仆松到你房间里的啊~!」

  「她们又怎么比得上妈妈您的玉足呢?在妈妈您高贵的玉足下,我才会心甘情愿的将精华贡献给您~!」讨好着手握我生死,随时可以将我一脚踩死的女王妈妈,我用自己嘴唇贴合着妈妈那包裹在蕾丝丁字裤内的蜜穴,轻轻地研磨着,看着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那副享受的样子。这段时间以来妈妈每天都会将那些年轻貌美的少年送到我的房间里来,配种一般的让我将精华喷射到她们的蜜穴之内!眼见妈妈心情似乎不错,我连忙哀求着:「妈~~!您就饶了刘璐她们吧~~!她们的肚子里可怀中您的孙子孙女啊~~!」

  「嗯?」

  秀眉微皱,妈妈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威严冷酷的面容,吓得我连忙抱紧了妈妈那正在玩弄我肉棒的紫丝美腿!冷哼一声,妈妈惩罚般的用自己那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用力一夹我敏感的肉棒前端,顿时,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袭来,我不觉倒吸一口凉气!

  「你呀~~!你懂什么!那些人不过是用来配种的母狗而已,你居然为了她们忤逆你妈妈的意思,我看你是不想活得这样舒服了是吧?」脚踩着高跟靴的小姨漫步到我身边,微微抬起玉足,那泛着金属光泽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我的后庭处,阵阵冰冷的触感伴随着不祥的预感刺激得我精华一紧!戏虐的笑着,小姨继续说道:「还是告诉你吧,你妈手下有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几年前就开始研制让女人永葆青春的药物了,几个月前终于有了成果~!不过是要用与你妈有着血缘关系的人来做药引!你是你妈的亲生儿子,她舍不得用你的身体来进行试验,那就只有用和你有着血缘关系的那些狗杂种了~!」

  略显委屈的妈妈傲娇般的昂起脑袋,那夹着我肉棒前端脚趾用力拉扯着,可在察觉到我身体的颤抖与紧紧地抱着她双腿的哀求后,微不可擦的冷哼一声,偷偷摸摸的俯视了我一眼,松开了夹着我肉棒前端脚趾,绝美的紫丝玉足顺势又慢慢的揉搓着我那坚挺到了极限的肉棒。

  「啊~~!!」正将脑袋深埋进妈妈的大腿内侧的我突然感觉菊花一凉!情不自禁的呻吟着,扭头望去,一脸戏虐笑意的小姨正扭动着玉足,而她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已经插进了我的菊花中!用力一跺,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冰冷的靴跟进入我身体时的那种异样触感!

  「小姨~~!饶命啊~~!!!」虽然嘴里叫着小姨,可我却是哀求的望着女王妈妈。

  「让你不听话~!就要让你小姨收拾你!」

  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前段时间痴迷于用靴跟和特制的做过逼真的人造假肉棒去玩弄男人菊花,逆插他们的小姨与妈妈脚下技术都极好,就是我胡思乱想间小姨的靴跟已经完全插进我的菊花中!可小姨还是没有放过我的意思,轻轻地扭动脚踝,带动着那残忍冰冷的靴跟在我的身体里搅动着!

  「别啊~~!小姨~~!饶命啊~~!!!」

  后庭菊花处火辣辣的疼痛,可伴随而来的还有那极致的快感,情不自禁的,我也抽搐着身体配合着小姨高跟靴跟对我肉棒的玩弄,带动着胯下那坚硬如铁已经到达极限的肉棒在妈妈的紫丝玉足间抽插着!

  眼见我那副痛苦的表情,妈妈深邃的双眸间闪过一丝不忍,秀眉微皱着看小姨柔声说道:「别太用力,你靴跟是用来虐杀奴隶的,很尖利的,别伤了他~~!」
  「哎呦喂~~!我的好姐姐,你用靴跟玩弄奴隶的时候可比我凶残多了好吗~!前几天是脚踩着特制的高跟靴用靴跟活生生的逆插死了六个童男啊~~!」小姨故作不满的看着妈妈,玉足又是用来一跺,那尖利的靴跟几乎都快穿透我的菊花倒插进我的肉棒里了!

  妈妈怜悯的瞥了我一眼,那夹着我肉棒的紫丝玉足快速的撸动着,似乎在配合着小姨高跟靴跟的玩弄,双手将我的脑袋按压到了自己那包裹在蕾丝丁字裤内的粉嫩蜜穴上,轻启玉齿柔声说道:「我就是喜欢虐杀奴隶啊~~!无论男女,他们都只配被我踩在脚下无情的玩弄!我才不会理会他们的生死,只要我玩得开心就行了!」

  俯视着自己脚下的我,妈妈继续说道:「不过现在这样我很开心啊~~!现在的我拥有无尽的财富,那些背景通天的人都心甘情愿的匍匐在我脚下,我想干什么都可以,别墅周边都被我买下来了,改造成了我玩乐虐杀奴隶的地狱!可你依旧是我儿子啊~~!」

  猛的一夹我那已经到达了极限的肉棒,妈妈熟练快速的撸动着,然后猛地朝着一旁用力一掰!强烈的酥麻快感伴随着肉棒根部微微的撕裂疼痛感瞬间袭来,将我那已经到达了极限的肉棒带上了天堂!

  「啊~~!!嗯~~!!」双手死死地抱着妈妈的紫丝美腿,身体情不自禁的抽插着,一股股滚烫的精华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的自来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喷射而出!与此同时,妈妈的另外一只玉足踩在我肉棒前端,我那乳白色的精华全部都喷到了妈妈的紫丝玉足上!

  持续半分多钟的喷射后,小姨抽出了插进我菊花里的靴跟,像条死狗一般的我瘫软在妈妈的脚下,妈妈紧绷着自己的紫丝玉足将我肉棒上残留着的精华擦拭干净,然后两只沾满了我精华的玉足相互摩擦着,一如她享受男宠精华滋养玉足那般,将我的精华均匀的涂抹到自己的紫丝玉足上!

  打了个响指,两位女仆手里捧着一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爬了过来,媚眼迷离的妈妈紧绷着那沾满了我精华的丝袜玉足伸进了高跟靴内,两位女仆熟练的用嘴为妈妈将靴子穿好,戏虐的瞥了一眼自己脚下瘫软着的儿子,妈妈羞辱性的用自己的高跟靴拍了拍我的脸,居高临下的说道:「看吧~~!你的精华也被妈妈踩在脚下,它们都是滋养我玉足我养料了~!是不是觉得很兴奋啊?贱狗儿子~~!」
  说话间妈妈脚踩着高跟靴走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威严性感的黑色及膝高跟靴紧紧的贴合着她那魅惑撩人的紫丝美腿,抬眼看着冷艳高贵的女王妈妈,我哀求着说道:「妈~~!你越是残忍我就越兴奋~!每次看见你无情的踩踏玩弄那些奴隶的时候,我都会幻想着自己变成你脚下的奴隶,被您虐杀,在您的脚下痛苦的死去!」

  「真是妈妈的贱狗儿子啊~~!你真的想被妈妈踩死吗?」神情复杂的俯视着我,居高临下宛如降临人间的女神般的女王妈妈优雅的抬起了玉足,性感威严的黑色及膝高跟靴对着我那刚刚才喷射了精华的肉棒踩了下来,毫不留情的快速揉搓研磨着!

  「啊~~!!妈妈~~!女王~~!!!」双手死死地抱着那双紧紧贴合着妈妈紫丝美腿的黑色及膝高跟靴,忘情的呻吟着,享受着妈妈性感高跟靴的玩弄揉虐!卑贱的肉棒在妈妈的高跟靴下变得更加膨胀坚硬!

  「贱狗儿子~~!舒服吗?肉棒被妈妈的高跟靴踩踏玩弄~~!」

  用语言挑逗着我,妈妈顺势抬起了高跟靴,我那坚硬如铁的肉棒没有了束缚和压迫,一柱擎天般的坚挺着,正对着妈妈威严性感的高跟靴颤抖着。妈妈俯视着我,微微翘起玉足,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我敏感的肉棒前端。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更加犯贱的在妈妈脚下哀求着:「女王妈妈~~!求求您了~~!踩死我这个贱狗儿子吧~~!!」

  「真的吗?这么想死在妈妈脚下吗?」

  说话间妈妈的双眸浮现出一丝阴毒,那尖利残忍的高跟靴跟正对着我的尿道口就踩了下来!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妈妈的靴跟慢慢的没入我肉棒里的全过程,肉棒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股异样的快感,强烈的充实快感充满了我的尿道!
  「妈妈~~!!啊~~!!!」

  在我犯贱的呻吟间,妈妈玉足猛的用力一踩,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已经完全插进了我的肉棒里,扭动着脚踝,残忍的搅动着!戏虐的说道:「还想要吗?贱狗儿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面容精致的少女爬了过来,浑身赤裸着的她扭动着翘臀,粉嫩的蜜穴正对着我两腿之间,妈妈猛的抽出高跟靴跟,而少女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春潮泛滥的蜜穴精准的将我那坚硬如铁才被妈妈靴跟抽插过的肉棒包裹着!忘情的扭动着翘臀,研磨着我那完全进入她蜜穴中的肉棒!

  「贱狗儿子~~!尽情的喷吧~~!妈妈需要更多的狗杂种来进行实验啊~!!!」

  妈妈的高跟靴顺势踩到了我那低垂着的子孙袋上,用力一碾,快速的研磨着,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少女的呻吟声中,一股股积聚的精华喷涌而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武悼天王冉闵 金币 +2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