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娘子诱我喝死药】(01)【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娘子诱我喝死药】(01)【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字数:32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娘子诱我喝死药1

  「脆梨!」。

  恽哥一边提着篮子,一边吆喝着。

  「炊饼!」

  我也要吆喝着,然后挑着两个盛满炊饼的筐子在后面跟着。

  「脆梨!」,恽哥又吆喝了两声然后转头对我说:「大郎,你走快点,怎么那么慢呀?」

  我加快了步子,然后把挑着两筐炊饼的扁担,换了个肩膀,一面尽量赶上恽哥,一面又吆喝了两声「炊饼」

  「闪开,闪开!」,就在这时我听到两声高叫,举头一看,我的妈呀,我看到有两个穿着官差衣服的人骑着高头大马飞奔而来,我吓坏了,然后连忙往路边躲。

  晕哥是一个机灵的人,他很快跳到了路边,而我挑着担子十分不方便,高头大马很快飞了过来,我避闪不及。

  只看到马蹄子朝着我的头跳过来了,我一偏头,只见两匹大马从我面前飞了过去。

  正在我庆幸,幸亏我反应快时,只见那后马蹄一撩,踢倒了我的挑子。
  「哎呀,我的炊饼!」

  我大叫一声,我的挑子倒在地上,成炊从扁担筐里滚了出来。

  我心里只叫苦,於是我连忙又弯腰去拣。

  哎,这年头,当官的人,个个都是虎啊,牛气沖天,老百姓又忍不起。
  站在路边的云哥看到我说:「哎呀,大郎,你怎么这么。这么笨呢?马都来了,你还没有看见,你说你屈不屈。」

  我把炊饼一张一张地捡起来,吹了又吹放了框子里面。

  正在我快把我的饮饼拣完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走到我面前不动了。

  我举头一看,发现是一个夥计装扮的小夥子。

  我把地上的饼捡起来,直起腰,问这个人说:「哎,小哥,你,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仔细看了我一眼,咧嘴一笑说:「果真长得丑。」

  别人都这样取笑我,我知道我个子长得矮,样貌也长得难看,我也不是很在意别人这样说,只听那个人又问道:「你是?我武大吗?」。

  我听这个人这样问我,於是我回答道:「是的,我是武大,请问你们要买炊饼吗?」

  那个人裂嘴一笑说:「谁稀罕你的炊饼?告诉你!我是来带话的,我是张员外家的夥计,受夫人之命,专门来这里找你的,让你去我们府上一趟。」

  专门来找我?让我去府上一趟?他们底找我干什么?我一个卖炊饼的,又没有招谁又没有惹谁,到底怎么啦?於是我问这个夥计:「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府的这个夥计说:「反正找你你去就是了,反正是好事,喜事!」

  我有点困惑,於是又问,到底啥好事,啥喜事呢?什么好事能轮到我头上?
  那位夥计又说:「哎,这话可不能这样说,这好事,俺们这些下人,想要还没那个福分呢,我家夫人就看中武大你有这个福分了,赶快给我们走吧,如果你敢不去,惹恼了我们张府,以后你可小心点呐。」

  「哎哟,我哪敢啊。」

  我知道这些有钱人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惹不起的,於是我连忙说:「我去,我跟你们去,还不行吗?」

  於是,我对恽哥说,我说:「恽哥,你先去卖吧,我有点事得跟着这个小哥走一趟,回头我们再联系啊。」

  晕哥「啊」

  地应了我一声,然后又挑着她的担子,吆喝着「脆梨,脆梨!」,然后往街东边的地方去了。

  我跟着张府的夥计,往清河县城的流水桥那边去了。

  我们转过了几个青石板路,然后到了富人区。

  然后又转了几个弯。

  只听那位夥计叫道「到了。」

  我们到了一处阔气的大院外面。

  举头一看,发现院子院门上挂着一张大牌匾,上面写着「张府」

  两个字。

  夥计推开门,让我进去。

  院子很大,我东张西望,夥计让我多看就直接带我,径直到了主房方向去了。
  我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呢,来到一幢古朴的老宅门口。

  夥伴说:「把东西放门口。」

  「嗳」

  我连忙把挑子放到外面。

  跟着夥计进了房子里面。

  我进去之后,看到一位四十左右的老夫人,那夫人发髻高耸,浑身绫罗绸缎。
  正坐在客厅的正中央。

  她旁边有几个下人,还有一个年轻女子,跪在客厅里面哭哭啼啼的。

  我心里非常紧张,心想,张府的人有钱有势,叫我过来干嘛呢?难不成我欠他们钱?没有啊!这时那个夥计走到那位夫人面前,一拱手对那夫人道「禀夫人,武大,给您带来了。」

  张府的夫人嗯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然后我连忙作揖,道:「夫人好,小人武大,见过夫人。」

  夫人眼皮举了一下,瞄了我一眼,然后问:「你就是武大。」

  我连忙欠身应道「是小人」

  夫人又看了一我眼,冷笑道:「好,很好,跟这个人真是绝配。」

  说完「哈哈哈哈————」

  仰头大笑。

  笑完满脸阴挚。

  我低着头不敢啃声。

  只听夫人问道:「武大,你今年多大了呀?」

  我连忙向前答到:「回禀夫人,小人今年三十有二!」

  夫人「嗯」

  一声,又问道:「娶妻了吗?」

  我说:「回夫人的话,小人,样貌丑陋,家庭贫寒,不曾娶妻。」

  夫人又问:「武大,我听人们说你是孤儿是不是?」

  我答道:「小人从小父母双亡,只有一位弟弟,名叫武松,我们兄弟两个相依为命。」

  夫人又问:「这么说,你跟你弟弟一起过?」

  我答道:「我弟15岁的时候,外出学艺,不曾回来,目前是小人一个人住。」
  夫人又问:「那你这么大岁数了,又没娶老婆,你一个人住,难道。不显得淒凉吗?难道不想。娶妻生子,延续香火吗?」

  我苦笑一声,道:「不瞒夫人,小人确实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小人人丑家寒,想娶也娶不到啊。」

  夫人听我这样说,笑道:「五大,我知道你的这个情况,今天夫人我把你叫过来,正是为这个事儿而来的,我这个人嘛心底善良,看到武大你这么可怜,於是呢,我今天,就是想有个婚事想提与你,不知你同不同意呐」

  婚事???@ ?到这个字呢顿时感到非常的兴奋,於是我忙答道:「呀,那太感谢夫人了,太感谢夫人了,没有想到小人这么低微,能让夫人如此记挂,小人真是太感谢了,只不过,敢问夫人,跟小人提的婚事,是哪家姑娘?年方几何呀?」

  这个时候只见丈夫的妇人,眼光顿时变得十分凶悍,然后他把淩厉的目光投向了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那个少女。

  只听夫人粗着声音,指着跪在地上的那个少女,恨恨地说:「那个女人就是她。」

  「啊?」

  我听她这样说,顿时一震,连忙转头,看地上的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跪在地上,头低着,披头散发的,有两个老妈子还站在她身后面。

  我不曾看清楚她的容貌,但是从身材上看,这个女子,身材一定长得很美。
  「不要,夫人不要,夫人,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不嫁,我谁也不嫁。」
  跪在地上的这个少女,一面哭,一面跪在地上直磕头哭哭啼啼的向夫人求情。
  夫人,大怒,用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骂道:「贱人,嫁不嫁岂是由你说了算的,我看是你挨打挨的轻了!」

  说完,夫人又转身对我说:「武大,这位女的,姓潘,名金莲,是我们家的下人,夫人我念你可怜,我打算把我们家的婢女许配给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我的嘴直哆嗦,我说:「我我我我我。。。。。。」

  夫人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不愿意?」

  我连忙说:「不不不不不,我我我我我愿意。」

  那个叫金莲的女子,一边磕头,一边跪到夫人的面前,抓着妇女的脚:「夫人,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不要嫁人,我真的不要嫁人。」

  夫人这个时候举起脚,一脚把金连踢倒在地上,然后对两个老妈子说:「把这个贱人拖下去。」

  这是金莲大声叫道:「不要啊,夫人不要。」

  我转头看着她,在老妈子把她拖起的那一瞬间,我看了散发下面的她的脸,长得真是清秀。

  「武大!」

  夫人叫了我一声。

  我立马回过神来。

  这时夫人又问我:「你到底愿不愿意?」

  我哆哆嗦嗦地说:「好好好。」

  夫人又说:「实话告诉你,想娶金莲的多了去,我却记挂着武大你,你可不要辜负了老娘的美意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以后你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姑娘,难道你想一辈子打光棍吗?」

  我连忙欠身作揖说:「我愿意,我真的愿意,不知道,要出多少彩礼钱啊?」
  夫人问道:「50两如何?」

  我「啊」

  了一声:「这么多?」

  夫人冷笑一声又说:「好好好,我呢,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十两怎么样。」

  这么便宜,我捡到宝了,我连忙说「十两可以,十两小人拿得出。」

  夫人说:「那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你选个好日子,改天拿着银子和聘礼过来,以后她就是你的女人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